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国钴王”逆袭录

2019-09-03 11:14
独角兽小报
关注

“中国钴王”逆袭录

(“中国钴王”陈雪华

1994年,在浙江桐乡炉头镇翔厚村村办化工厂做过化验员、采购员、销售员的陈雪华,借了几十万元资金,创办桐乡华兴化工实业有限公司,生产化学材料氧化镍和氧化钴。

他的第一桶金来自工业废料,最初生产氧化镍产品时,所用原料是药厂排放的一种含镍的肥废弃催化剂。因为成本低廉,生产工艺简单,公司获利颇丰,慢慢发展起来。

做镍产品时,有很多客户问陈雪华还能不能供应钴?他就去找其他供应商采购,配套卖给客户。后来他想,如果自己可以生产钴,这部分钱可以自己赚,岂不更好?

2000年,华兴化工引进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的湿法冶炼萃取技术,建立了一条国内领先的生产线,正式进入钴的冶炼领域。2002年,华兴化工转型为华友钴业,两年以后,公司销售收入已经破亿。

“中国钴王”逆袭录

(华友钴业)

2007年,华友钴业销售收入突破10亿元大关。其中,钴系列产品占95%以上,主要客户为3C厂商。创立以来,华友钴业一直保持高速增长。而今,这家总部位于浙江桐乡的公司,已是中国最大的钴产品供应商。

01

钴(Co)一般很难形成独立的经济矿床,主要与铜矿及镍矿伴生。钴的用途广泛,包括电池、合金、磁材等都需要钴。

中国是钴资源比较贫乏的国家,钴储量约为8万吨,仅占全球储量的1%左右。因此,华友钴业必须有稳定的原材料供应,才谈得上可持续发展。

全球钴资源最丰富的国家是刚果(金)。这个地处非洲中部,有“非洲心脏”之称的国家,钴储量占全球的49%。过去3年,刚果(金)钴年产量在7到9万吨之间,占全球产量的70%以上。

2003年,陈雪华带着“哪天我们自己买几座矿山开采就好了”的想法,去了遥远的非洲。他先到南非,当地客户告诉他,南非的钴大多来自刚果(金)。循着这条线索,他到了刚果(金)。

那一年,华友钴业就在刚果(金)开始寻找矿山资源,2008年又收购了当地MIKAS公司75%股权(拥有KAMBOVE尾矿)。2015年,华友钴业下属子公司刚果东方国际矿业有限公司(CDM 公司)与刚果国家矿业公司GECAMINES签署合同,购买其持有的PE527采矿权相关的全部权益。

“中国钴王”逆袭录

(CDM及当地员工)

据说,华友钴业进入非洲的前三年,陈雪华每年有8个多月呆在非洲,原来还算浓密的头发,最后竟都不见了。公司先在当地对矿料进行粗炼加工,再运回国内进行精炼加工。“手里有矿,心里不慌”,有了资源支撑,华友钴业的底气更足了。

02

钴是动力电池的核心原料,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蓬勃发展,市场对钴的需求与日俱增。

2018年,华友钴业旗下子公司与韩国LG化学设立了家合资公司,主要生产锂电三元前驱体和正极材料,面向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市场和3C用电池市场。

陈雪华自幼家贫,创业之前,卖过10年的豆芽菜。每天早上,他都会骑着自行车,驮着发好的豆芽菜到乌镇或炉头售卖。他总是去的最早,也总是卖得最快。他说,主要原因是他的豆芽菜最好,又白又胖,加上价格也便宜,赢得了不少回头客。他也必须尽快卖完,因为要在8点前赶回单位上班。

相比豆芽菜,钴的价格并不稳定,可以说暴涨暴跌是常态。

2015年,华友钴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募集资金4.34亿元,但上市第一年就出现了大幅亏损。年报显示,公司当年实现净利润-2.46亿元,同比减少269.22%。这年10月以前,还能做到盈亏平衡,但第四季度一下就亏了2亿多元。亏损的主要原因,是钴、镍、铜等大宗商品价格大跌。

对监管结构来说,公司上市当年营业利润比上年下滑50%以上,就属异常情况,上市公司的保荐人都可能受到监管机构处罚。因此,华友钴业及创始人陈雪华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但2016年,华友钴业净利润就转正了,为6923.75亿元。到2017年,净利润达到了创纪录的18.96亿元,同比增长2637.7%。2018年,净利润有所下降,还是高达15.28亿元。原来,得益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拉动,金属钴价格2017年大幅增长,全年低品位金属钴均价同比大涨了126%。

“中国钴王”逆袭录

(2017年的钴价走势)

到2019年,情况又急转直下。根据半年报,上半年实现营收91.04亿元,同比增加34.2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4114.24万元,同比减少102.74%。也就是说,上半年净利润下降超过100%,华友钴业再次出现亏损。

公司的解释跟以往一样:“报告期内,钴产品价格大幅度下跌,对公司盈利能力产生较大影响。”还提示投资者:“如果未来钴、铜、镍金属价格出现大幅下跌,公司将面临存货跌价损失及经营业绩不及预期、大幅下滑或者亏损的风险。”

今年8月,华友钴业宣布暂停在刚果(金)的一个矿业项目投资。这项收购案始于2017年,原计划以6630万美元收购一家名叫Lucky Resources的公司51%的股权,后者持有刚果(金)第13235号采矿证。华友钴业已经支付994.5万美元,剩余85%的尾款(约5635.5万美元)尚未支付。

尽管如此,考虑到投资收益及风险,公司还是决定停止收购。因为“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钴产品价格大幅下跌,盈利能力大幅下降,项目不只有尾款需要支付,后续开发还需投入大量资金,且矿山项目开发周期较长”。

夸人有钱,我们常说“家里有矿”。除了在刚果(金)开发钴资源,华友钴业还在印尼开发红土镍矿资源。但“有矿”未必稳赚,就像华友钴业自主从刚果(金)供应的原料比例达到 50%左右,采购成本优势突出,还是免不了业绩动荡。

看来,矿山主还真不是那么好当的。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