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新材料网

前沿新材料

正文

万福生科的“拯救侠”再临A股,红宇新材未来的命运会有转机吗?

导读: 红宇新材3月5日晚公告,控股股东、实控人朱红玉及其一致行动人朱明楚,拟将合计持有的公司26.17%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湖南建湘晖鸿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建湘晖鸿),该事项可能会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

红宇新材3月5日晚公告,控股股东、实控人朱红玉及其一致行动人朱明楚,拟将合计持有的公司26.17%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湖南建湘晖鸿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建湘晖鸿),该事项可能会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

一周之前,朱红玉刚刚获得建湘晖鸿的实际控制人卢建之旗下公司湘晖农业与长沙银行等五方共同提供的3.75亿信托贷款支持。当时市场就猜测朱红玉或将就此放弃控股权。

值得关注的是,接盘者卢建之属于有名的“湘晖系”,曾同样通过借款方式取得万福生科控股权,并在此后将万福生科转卖联想,即是如今的佳沃股份。

前度刘郎今又来,红宇新材好戏或许才刚刚开始。

五方共同借款

2月27日,红宇新材发布过一则《信托贷款》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朱红玉与湖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于2019年2月27日签订了《信托贷款合同》,获得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市长信投资管理公司、长沙金洲新城开发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湖南建鸿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建鸿达”)、桃源县湘晖农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湘晖农业”)五方共同提供的3.75亿元资金支持。

朱红玉缺钱不是秘密。身陷股权质押和债务危机的她,去年就试图将表决权转让给神秘买家华融国信,后在监管关注之下被迫终止。

最新业绩快报显示,红宇新材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0685.4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9.30%;实现利润总额-30094.3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21.1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8516.05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71.48%。

连续两年亏损的红宇新材,一方面实控人朱红玉要设法脱离股权质押苦海,另一方面上市公司也急需扭亏为盈,避免连续三年亏损直接退市的危机。

去年年底,湖南开始针对上市公司大股东股权质押危机开启纾困行动。财联社记者了解到,虽然红宇新材被列入第一批长沙市上市公司纾困对象,但进展一直缓慢。

长沙市的纾困贷款资金,大致是市里出四分之一,企业所在区县出四分之一,剩下一半由长沙银行配套解决。

但由于红宇新材2017年和2018年亏损,一旦2019年扭亏无望引发退市,政府相关部门无法承受“放出去的资金收不回来”的风险。最终各方找到的解决办法便是红宇新材实控人得找来民营资本作为共同放款人,且由该民营放款人对其他参与放款的国有资本委托人承担担保人角色,担保国有资本安全。

湘晖农业和建鸿达就是朱红玉找来的民间资本。据了解,在3.75亿的信托贷款中,湘晖农业和建鸿达承担了主要的放款人角色,并对另外三方国有资金承诺担保其安全。

依据《信托贷款合同》,首批借款一次性发放,借款期限为1+1年,后续拟根据朱红玉的需要,分批次提供融资资金支持,各批次资金的金额及交付时间由全体委托人协商确定,具体以各方签署的合同条款为准。

3.75亿元资金首要任务便是帮朱红玉解除股权质押危机。数据显示,朱红玉共持有公司股份90697303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55%。2018年三季报显示,朱红玉累计质押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90697225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9.99%,占公司总股本的20.55%。

同时,公司5%以上股东、一致行动人朱明楚为朱红玉之子,其持有红宇新材24813895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62%,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质押股数已达24810000股,占其所持股份99.98%。

资金到手后,朱红玉在3月1日解除质押680229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41%。在3月5日再次解除剩余质押的22674325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14%。朱明楚也在3月5日解除质押24,810,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62%。至此,朱红玉母子解除全部质押股份。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