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最牛煤老板,死在黑金盛世|巨潮

文 | 谢泽锋

编辑 | 杨旭然

曾因“7000万嫁女”轰动全国的山西煤炭大王邢利斌,1月6在上海溘然长逝,一个时代的缩影代表就此陨落。

这位极富争议,褒贬不一的煤老板,最终死在了煤炭的又一轮“黑金盛世”之中。

其实早在2008年,史上规模最大的山西煤炭整合大潮之后,这些曾经显赫一时的煤商,已经陆续成为时代转型的背景板。

张新明、邢利斌、丁书苗、陈鸿志、贾廷亮……他们出身草莽,靠胆量和豪赌突破阶层限制。但最终又因煤而败,从“天堂”跌落凡尘,乃至坠入地狱。

作为上游能源矿产,煤炭难逃轮回宿命,在新一轮煤炭超级繁荣周期里,煤老板们几乎销声匿迹——他们作为一个群体,已经“死”在了新的黎明到来前。

而与之相对的的则是,乘着全球能源和煤炭价格暴涨的东风,印度煤老板高塔姆·阿达尼在2022年曾以净资产137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马斯克和贝佐斯的全球第三大富豪。

但阿达尼的财富传奇已经绝无可能在中国上演。经历煤炭整合、供给侧改革、淘汰落后产能,一轮轮重组兼并后,国有资本已成我国煤炭产业绝对的所有者和掌控者,煤老板们基本消逝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01

 黑金再来

我国煤炭行业也经历着周期轮回,但受政策影响更大。

谁曾想,在新能源火爆的年代,A股涨幅最大的居然是煤炭。

2022年,A股指数全线下挫,煤炭板块却成为唯一上涨的子行业,显著超出市场预期。全年中证煤炭指数涨幅超10%,区间最高涨幅高达41%。

煤炭甚至成为基金经理跑赢市场的“胜负手”,因为重仓煤炭,黄海管理的万家宏观择时多策略以51.43%的收益率夺得年度权益基金冠军。

许多新股民对煤炭的认知还停留在“高污染、高耗能、夕阳产业”的刻板印象,但冠军背后自有他的逻辑,市场不会平白无故的上涨。

一是外部扰动,地缘冲突爆发后,欧洲能源危机愈演愈烈,导致欧洲煤炭需求激增,我国煤炭进口量大幅锐减。

我国煤炭产能位居世界第一,但由于需求量大,早在2008年就转为煤炭进口大国。进入2022年,世界最大煤炭出口国印尼突然宣布暂停一个月的煤炭出口,以缓和国内的能源紧缺问题。直接引发了动力煤价格的上涨。

二是内部供应受阻,淘汰落后产能及环保要求下,新增煤炭产能无法在短期内提升。

“消失”的供给遇到“迟来”的需求,煤价上涨也就顺理成章。去年9月30日当周,全球最大的煤田美国阿巴拉契亚的煤炭现货价格涨至204.95美元/吨,创2005年以来的最高纪录。标志着煤炭进入沸腾的顶点。

我国煤炭行业也经历着周期轮回,但受政策影响更大。2000年世纪之交后,我国经济驶入快车道,煤炭供不应求,但由于早期管理混乱,一批私营煤矿野蛮生长,煤老板在三晋大地应运而生。

2008年起,煤炭大整合帷幕拉开,再加上当年爆发全球金融危机,煤炭市场瞬间遇冷,增速放缓。

但此后的“四万亿”刺激政策犹如天降红包,经济回暖,煤炭供需两旺,价格再次上扬,到2012年煤炭市场经历了一轮小牛市。

繁荣过后,衰退来袭。2012年-2016年,欧债危机反复恶化,我国经济增速放缓,煤炭遭遇一轮大熊市,秦皇岛动力煤平仓价(Q5500K)由700元/吨骤降至400元/吨左右的历史冰点。

2016年开始,煤炭行业启动供给侧改革,推动淘汰落后产能,供给侧优化后,煤价出现一轮小幅上涨。

而煤炭真正的大行情起始于2021年。当时内外部多重因素叠加下,煤价掀起一波旋风式上涨。秦皇岛(山西产Q5500)动力煤价格在当年10月一度飙升到2500元/吨,较年初暴涨4倍。

密集政策的持续高压下,煤价自高点快速回落,但在2022年,一系列全球范围内黑天鹅事件的爆发,令煤价依旧在历史高位运转。

黑色的金子,再次成为全球资产中耀眼的明星。

02

 煤企狂赚

这一年,中国煤炭企业终于洗掉了煤渣味儿。

随着煤炭“黑金神话”再度上演,煤炭企业一改往日灰头土脸的形象,成为市场香饽饽。

有数据显示,全球二十大煤企在2022年斩获977亿美元利润,去年同期仅282亿美元,同比剧增2.5倍。

嘉能可、必和必拓等矿产巨头在这一年乐开了花,全球股市腥风血雨中,他们的股价还能逆势增长,并创出历史新高。

必和必拓股价表现(2015年1月至今)

这期间,两大巨头之间还发生了一笔有意思的交易,煤价暴涨前,必和必拓还在考虑出清煤炭业务,最终和英美资源集团以1.01亿美元将Cerrejón煤矿66%的股份出售给嘉能可。

而在2022年上半年,Cerrejón息税及摊销前收益高达20亿美元。金融分析师们惊呼:“这可能是任何人都没见过的、最好的交易了。”

这一年,中国煤炭企业也终于洗掉了煤渣味儿,扬眉吐气了一把。虽然他们也曾经历过一段镀金时代——但最终却成为许多投资者不愿回忆的黑历史。

中国神华A股股价表现(自上市至今)

2007年10月9日在上交所上市的中国神华,就是那个时代的赛道股,就是那个年代的宁德时代。

开盘当天,中国神华直接高开68元,并以69.3元收盘,比发行价大涨87.35%,一举上升为全球第二大市值的矿业公司。但时任公司董事长陈必亭对股价“还不够满意。”

国际投行也开始疯狂“吹捧”, 瑞银认为中国神华的目标价应该是101元港币(此前已在港股上市),对应2万亿港元市值,买方机构直呼震惊。

此后四天其股价连续大涨,攀升至94.88元的历史最高位,股民趋之若鹜,疯狂追逐。但就和当年48元满仓中石油的投资者一样,中国神华自此被钉在了资本市场历史的耻辱柱上。

2012年前,尽管每年的利润都在增长,但其股价就像滑落的流星一般急速下坠,从最高点至最低点暴跌了80%。

但就此遭受责骂,中国神华也十分委屈。因为上市以来,中国神华在A股分红2658.36亿元,加上港股,总分红超3200亿,2021年9.6%的股息率,让各路民企“铁公鸡”们汗颜。而如此高的分红,也抵不过股价的巨幅下跌。煤炭在为中国经济增长,为民生保障做出巨大贡献后,被资本市场“遗弃”。

如果不是去年夏天的缺电潮,不是欧洲的能源危机,煤炭股还将继续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中。

2022年,中国神华预计年度利润超700亿,创历史新高;陕西煤业,山煤国际,兖矿能源股价利润均达到历史最高值。

旧能源阵营中的几乎所有成员,都在2022年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03

 历史洪流

邢利斌就是煤老板中一个典型的缩影。

作为全国煤炭第一大省,10年间,山西产能近100亿吨,占全国产量的1/4。2021年全省煤炭产量达到11.93亿吨,占全国产量的1/3。山西七成以上的煤炭产能用于对外输出,保障全国的能源供给。

2021年,山西名义GDP增速达到28%,位居全国第一;实际GDP增速9.1%,位居全国第三。这背后,煤炭功不可没。

但是当周期再临、煤炭狂赚的年代,煤老板们却已经集体消逝。

邢利斌去世的消息,勾起了人们对这一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暴富群体的回忆。

那是一段野蛮又荒唐的“黑金传奇”史。世纪之交后,三晋大地涌现出一批批煤老板,他们横冲直撞,胆大妄为,靠着豪赌和胆识,积累巨额财富。

回顾他们的发家之路,实在难以将他们定义为企业家。因涉黑、贿赂、洗钱、煤权勾结、非法经营,张新明、丁书苗、陈鸿志、贾廷亮等煤老板被一一判刑,锒铛入狱。

原山西省省长李小鹏就曾对外公开宣称:山西很多腐败案件背后都出现了煤老板,都涉及煤炭资源交易。

邢利斌也曾于2014年被调走调查,但他仍被当地人予以褒奖,民间口碑不错,这已经算是凤毛麟角。

新世纪之初,富豪榜上频频爆出曾经并不知名的山西煤炭大亨,他们快速崛起,又极速陨落。2007年,邢利斌登上胡润富豪榜,两年后身价达到60亿元,公司总资产600亿元的顶峰,而到2014年,邢利斌已经销声匿迹。

其实,邢利斌在2012年的"7000"万嫁女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当年,山西全省矿井数由2598座锐减到1053座,办矿主体由2200多个萎缩到只有130个,30万吨以下的煤矿全部被淘汰。

最危急之时,邢利斌的联盛集团负债近300亿元,基本丧失债偿能力,与联盛集团有担保关系的民营企业总计欠债超过200亿元。2013年底,联盛集团开启重组之路,邢利斌也在次年被带走后杳无音讯,直到被曝出去世的消息。

可以说,邢利斌就是煤老板中一个典型的缩影,在轰轰烈烈的煤炭兼并重组中,煤老板们被扫到了历史的洪流中,取而代之的则是大型国有企业。

2021年中国煤炭产能前十名全部由国有企业占据,代表人民持有这些价值资源。前二十名中,仅有内蒙古张东海父子创办的伊泰集团,以及郭建军、郭金树领导的汇能集团两家民营企业上榜。山西煤老板早已不见踪影。

在煤炭早期发展的粗放期,催生了“煤老板”这群特殊的“历史怪胎”,他们赚钱速度惊人,但花钱速度更快,他们曾买爆三里屯SOHO,拿着现金砸向北京的豪宅和豪车4S店。在山西破烂的道路上行驶着全球最顶级的跑车。说他们是改革开放历程中最吸引眼球的怪异群体并不为过。

他们投资电影,迎娶女明星,送孩子去澳洲、英国、美国留学,试图洗脱自己“土老帽”、“暴发户”的不良形象,实现从草莽到精英的华丽转型,也试图保住自己天文数字一般的财富。

但这些只能是徒劳,邢利斌们穷极一生都没有做到。

       原文标题 : 最牛煤老板,死在黑金盛世|巨潮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新材料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