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锂矿价格博弈,冶炼厂与矿商的一场硬仗

进入十二月,锂矿价格可以说是从冶炼厂到正极材料厂最关心的事件之一。据业内人士透露,往年同期,锂矿与冶炼厂的长单价格已经谈妥,但今年却迟迟未定。

2018年国内以碳酸锂为代表的锂盐价格走低,国内冶炼厂在去年谈定的今年长单价格使得自己成本过高,利润空间骤降。而目前澳洲矿商在与中国冶炼厂的价格谈判中,仍掌握着更多的话语权,双方僵持不下,无法达成一致。这是谈判进度缓慢的最主要原因。

一边是澳矿进口大国 一边是盐湖提锂竞争激烈

中国是锂盐生产与消费大国。据SMM统计,中国锂盐消费量约占全球锂盐消费总量的半数以上。其中,碳酸锂有75%来自于矿石提锂,25%来自于盐湖提锂;而氢氧化锂目前均直接来自于锂矿石。由此可见,在中国,锂盐生产目前大部分依赖于锂矿石原料。而中国的锂矿几乎全部来自于澳大利亚,同时,澳大利亚的矿石基本也全部供给了中国冶炼厂。即便如此,在锂矿价格的确定上,中国冶炼厂却始终无法占据主导地位。2018年1月1日至今,国内电池级碳酸锂价格自16.4万元/吨下降到最低7.8万元/吨,只在第四季度稍稍回涨至7.95万元/吨便保持稳定。而锂辉石进口价格,据Mineral Resources Limited在11月15日发布的公告称,Mt Marion 2018Q3与Q4品味为6%的锂精矿CIF价格分别为1071美元/干吨与931美元/干吨,对比其Q1和Q2的900美元/干吨和961美元/干吨相差无几。

再看盐湖。虽然迄今为止,盐湖提锂的锂盐所占份额不多,但盐湖锂也是另外一股确定性越来越强的供应势力。据SMM调研,在碳酸锂的原料成本上,盐湖提锂为2-4万元/吨(含税),锂辉石提锂4-6万元/吨(含税),锂云母提锂6-8万元/吨(含税)。除去明显的成本优势,中长期发展来看,盐湖提锂的技术革新势必对矿石提锂厂家的生存造成一定冲击。

中国进口澳矿供需基本面早已过剩

供需基本面是判断商品价格走势的关键因素。澳洲进口锂矿在中国的供需情况如何,SMM做了如下统计分析:2017年1月-2018年9月,中国进口锂原矿折合碳酸锂当量总量6.99万吨,锂精矿折合碳酸锂当量26.3万吨,即进口矿石折碳酸锂当量为33.29万吨。而在此期间中国冶炼厂的碳酸锂产量为12.77万吨,氢氧化锂折合碳酸锂当量7.04万吨,金属锂折合碳酸锂当量2.15万吨(注:以上均已除去盐湖提锂的碳酸锂与金属锂产量),即锂产品产量折碳酸锂当量为21.96万吨。考虑到锂原矿的泥化现象,中国将进口锂原矿选矿到锂精矿的难度较大,更偏向直接应用在工业领域而非转化成锂盐。去除掉所有的锂原矿折合碳酸锂当量,2017年1月至2018年9月,中国至少有4.34万吨折合碳酸锂当量的锂精矿过剩。

即便在如此“买方市场”的形势下,澳大利亚矿商依旧掌握着主要议价权,实在是中国冶炼厂心中之痛。为此,国内锂冶炼巨头如天齐锂业、赣锋锂业等,也在积极收购海外锂矿资源,以应对澳洲矿商“恃宠而骄”的态度。但受资金和规模的限制,大多数中国矿石冶炼厂依然不得不从澳大利亚矿商手中买矿。

锂盐价格居高,需求红火的时候,定价矛盾尚不显著。但今年甚至未来两年,当锂盐市场进入寒冬期,再考虑到盐湖提锂的大量产能释放及其成本优势的突显,中国矿石冶炼厂(尤其是中小型企业)如果不能掌握更多对自己有利的价格谈判权,恐怕将面临“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残酷市场规律。

既已见山雨欲来,未雨绸缪才是上上策。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