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不锈钢炼钢电解镍使用情况剖析

关于镍,市场最热的话题之一是电解镍用于不锈钢的量还有多少压缩空间,从而把压缩的电解镍用于近两年炙手可热的新能源汽车领域。针对此内容,我们试图对中国市场炼钢情况做出解答。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看下近几年不锈钢炼钢镍原料中,纯镍(电解镍)使用比例是多少。

不锈钢炼钢电解镍使用情况剖析

图1:2010-2018E中国不锈钢粗钢炼钢镍原料结构(红线表示炼钢中纯镍使用比例趋势)

2012年,中国镍生铁(NPI)产量突破35万吨,达36.8万吨,受此冲击,当年炼钢中纯镍使用比例仅为19%,此后逐年下降。2014年,纯镍使用比例扭转下降转为上升,并持续到2016年,因那几年中国NPI产量受印尼镍矿禁止出口抑制。2017年印尼镍矿有条件放开出口,中国NPI产量受矿源约束减少,产量恢复,纯镍在炼钢中使用比例再次被迫减少,这一趋势显然将在2018年得以延续。

那么随着更多低生产成本,低价格的NPI供应到市场,炼钢中是否可以不再使用高生产成本高售价的纯镍?技术上是否可以做到?

针对此问题,上海有色网镍研究组实地调研了华南地区3家不锈钢厂,这3家钢厂合计炼钢产能650万吨(包含机动、目前已转产普碳的炼不锈钢产能),占中国活跃不锈钢产能(活跃的定义为近3年有生产记录)近20%。这3家炼钢厂工艺分别为:高炉+电炉+AOD,高炉+矿热炉+电炉+AOD,电炉+AOD。目前镍原料配比情况如下:

不锈钢炼钢电解镍使用情况剖析

图2:中国样本不锈钢厂炼钢镍原料比例

3家钢厂炼钢综合纯镍使用比例为26%,主要在于其中一家钢厂纯镍使用量达31%,另一家不典型生产300系的钢厂纯镍使用量为32%。纯镍用量在31%的钢厂高炉铁水产量大,其炼不锈钢的高炉铁水产能/炼不锈钢产能=67%,故只能使用含量更高的纯镍或feni(水萃镍)进行混合生产。而另一家钢厂纯镍使用量已下降到10-15%,目前也在积极寻求feni的补充。如果feni进入中国量增加,同时中国NPI积极复产,预计炼钢中纯镍使用量将继续减少。

据上海有色网(SMM)调研钢厂技术人员了解,当NPI镍含量9%附近,纯镍最低使用量在8-10%,若NPI镍含量达12%左右,纯镍使用量可压缩至3-5%。而目前国内NPI受制于印尼镍矿发往中国的含量在1.7%以下,致使国内NPI镍点提高难度较大。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